轩轩轩轩轩公子

荼姚×润玉(不知道叫啥名)

……文笔渣,慎入。结局不知道算什么……勉强he吧
这个排版真是奇怪,看了里面好多错字,大概修正了一下错字和符号。

自新帝登基以来,六界安平,天魔二界也已停战。新帝润玉成了六界最大的功臣,众人们得到了安乐,自然就会忘记他们的安乐是如何来,  自然也会忘记给他们带来这种生活的人——天帝润玉做了什么违背常伦的事。天界一直有一个公平的秘密,新帝将自己的嫡母囚禁在无界最高处的临渊台,即使这样,仍没有一个人站出来...
润玉照常在下朝后前往临渊台。宫殿里女子躺在塌上,身披薄纱手执一通透的玉杯,脸色微红,口中呢喃着什么。好一幅美人醉酒图,“天帝陛下,你来了”门口的人,便如人偶般被牵引进去,跪在床边执起床上美人的手,蜻蜒点水般隔着纱衣一路向上吻着,到了耳垂旁,舌尖挑逗着美人的耳垂,“母伸,您又饮酒了。”  声音咯显低沉。 “对啊,润玉我儿,也,饮一杯如何?。”起身贴在润云耳边,呼吸时热气不时洒在润玉颈上,惹得耳后一片潮红。“如此甚好”,一口饮入杯中所剩的琼浆,堵住面前人的口,那人也配合着微张着嘴,将口中琼浆送入润玉口中几滴琼浆不听话地从嘴角顺势流下,小小一口倒是和了好一阵,期间二人唇齿相依,舌与舌相互挑逗、缠绕,直至窒息感袭来才分开,拉出一根银丝,“天帝陛下
您当真爱我?”自顾自又倒了一杯琼浆  端在手里细细端详,“那是自然。”“可愿也为我去死?”“愿意  ”  “当真?”“当真,儿臣岂敢欺骗母神 ” “那从这临渊台 ……” 沉默了一会接上一句,“跳下,如何?”  “这  ...   ” 怎么?不敢?这就是天帝陛下爱我的表现了?”来她轻笑一声。忽的被人抱住,显然被吓了一跳。手中的酒洒了一些。润玉抱住茶姚后一言不发,只是要默默嗅着披着的长发的发香,在荼姚身的手按着她的头,来回地抚摸着。最后亲了亲那如瀑的长发,起身经径直走向临渊台边,站定,背对着临渊台,张开双臂,无声说了一句话,便往后坠下,茶姚冷眼看着这一切,饮下最后一杯酒,  起身向临渊台走去  ,说了句“该死  ”  便跳了下去……
……
茶姚看懂了润玉的嘴型和她呢喃的话一模一样:茶姚(润玉),这么多年了,我润玉(荼姚)始终是爱你的  ”……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别看了,没有了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真的不用看了,完了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你看我都说了,没有了

评论(18)

热度(29)